3DCAT 二维码

扫一扫 立即咨询

行业资讯

《碟中谍2》:虚拟制作颠覆者

2020-09-30

《碟中谍2》:虚拟制作颠覆者-3DCAT.live实时渲染云

因基于图像的渲染技术创新,Manex Visual Effects公司(又名MVFX公司)在接手制作了几个项目之后在业内出名了。MVFX利用这些创新技术制作了电影《黑客帝国》中子弹时间系列的虚拟背景,这些虚拟制作的技术在电影《极限乔丹》和《碟中谍2》(今年也是这部吴宇森导演的作品上映20周年)中也发挥了重大作用。

《碟中谍2》:虚拟制作颠覆者_电影《极限乔丹》镜头

这些虚拟背景开发的负责人是Dan Piponi,Kim Libreri和George Borshukov(他们之前曾与Paul Debevec一起参与基于图像的渲染研究)。

《碟中谍2》:虚拟制作颠覆者_Manex为《碟中谍2》制作的绿幕摄影和虚拟背景解析

Manex为《碟中谍2》制作的绿幕摄影和虚拟背景解析

在2001年,Piponi、Libreri和Borshukov凭借基于图像渲染的、可以通过CG重建集来编排摄像机运动的系统开发研究,获得奥斯卡科学与技术成就奖。(他们后来又凭借在Esc Entertainment工作室中完成的《黑客帝国》续集中使用的Universal Capture的开发再一次获得了该奖项)。

有了这项虚拟背景技术,电影创作者就可以先给特定的场景拍摄大量照片(例如《碟中谍2》中悉尼的夜景),然后再通过CG技术将该场景重现,实现超逼真的渲染效果,得益于这种高动态范围成象,电影创作者可以在虚拟环境中放置演员或其他拍摄内容,例如下图中跳跃的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就是被放置在了一个虚拟的悉尼夜景中。

《碟中谍2》:虚拟制作颠覆者_《碟中谍2》制作的绿幕摄影和虚拟背景解析

当然,许多人会认为这些摄影测量和纹理映射技术现在已经用于虚拟集构建了。Manex公司以及后来的Esc工作室处理工作的方式(还包括预先可视化动作)确实是VFX电影制作中现在普遍使用的虚拟生产管道的先驱。

开启《碟中谍》电影制作之路

2000年,安德列斯·马丁内斯(Andres Martinez)曾在他的祖国哥伦比亚工作,然后在旧金山艺术大学学习,之后,他在Manex公司受雇从事Manex / Esc虚拟背景创新工作,开始了制作《碟中谍2》的旅程。MVFX的论文顾问兼FX主管Greg Juby向他介绍了该公司。马丁内斯后来继续担任《黑客帝国》续集和《猫女》的虚拟背景主管,这进一步推动了艺术和技术的发展。

在《碟中谍2》中,马丁内斯的角色是指导虚拟背景团队,并且将Libreri,Borshukov和Piponi已率先在《黑客帝国》上使用的技术用于基于图像的虚拟环境渲染。

《碟中谍2》:虚拟制作颠覆者_电影《黑客帝国》使用基于图像的虚拟环境渲染

“金·库布里(Kim Libreri)是我的引路人,我能做的是我为虚拟背景重新安排了一些步骤,”马丁内斯说道。“那时,我们成功实现了从拍照到营造环境仅需几个小时。如今,一个按钮可以执行所有操作了,但对于那时候的我们来说,一切才刚开始起步。”

如今,电影制作已经可以通过绿幕拍摄实时渲染合成,让电影创作者在拍摄现场就可以直观地看到影片的最终效果。

虚拟背景技术

《碟中谍2》的工作过程是这样的:将悉尼的拍摄场景的照片数字化(将其扫描为胶卷),并带入Manex的制作流程中。这些照片为3D几何构造提供了信息,其中还包括通用模型和定制模型。Manex的系统会将“真实”的照片映射到模型上。

马丁内斯表示,“我最终负责获取摄影,即扫描的胶卷。扫描后,我创建了HDRI,使用了Shake脚本,创建了目录结构,然后选择了负责创建序列的艺术家。” 最终他选择了CG艺术家Enrique Vila和Carina作为悉尼虚拟背景的主要创作者。

《碟中谍2》:虚拟制作颠覆者_《碟中谍2》中悉尼虚拟背景

下一步,就可以将生成的虚拟环境移到3D空间中,并用作汤姆·克鲁斯的绿幕摄影的背景板,让他在场景中进行各种空中跳跃,包括在一个主要场景中他从建筑物的洞中跳出来并乘坐降落伞降落到地面。

当时用于执行此操作的Manex工具集被称为实时虚拟系统或RTVS,实际上是Maya的插件。后来,对于《黑客帝国》续集,Dan Piponi重新编写了Esc的虚拟背景系统,将其作为称为“ Labrador”的图像分析和摄影测量工具。

《黑客帝国》中子弹时间系列的早期工作,由电影的视觉效果主管John Gaeta监督,为《碟中谍2》的虚拟背景VFX提供了信息。

电影制作

最终,这些虚拟背景只出现在《碟中谍2》场景中,但是对于观众和他自己来说,它们都是令人难忘的。“我们在《碟中谍2》上所做的一切,都是大型项目的垫脚石。当然,这也是我现在所从事的虚拟制作项目的起点。”

这对马丁内斯来说也是了解故事片制作的宝贵一课,自此以后,他一直在Sony Pictures Imageworks,Digital Domain,Method,Pixomondo和他自己的制片厂LosFX等公司工作。

“本来电影已经完成了,但后来,汤姆·克鲁斯在空中有一个翻转角度的镜头又需要返工,在这个镜头中,当降落伞打开时,摄像机是倾斜的,”马丁内斯说。“在那种特殊情况下,我们看到了吊杆和几台起重机。我当时正在为这个镜头创建环境,但是其中一栋建筑物的阳台底侧从未建成,或者说对于该特定场景,那个东西不存在,于是问题出现了。”

《碟中谍2》:虚拟制作颠覆者_利用虚拟背景技术进行电影制作

“在我旁边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合成师Dan Glass。我把这个镜头发给了他,我们急着要把镜头做好,他看着我,说:“安德烈斯,这个镜头的pixels在哪里?” 我就想,'哦,不!没有时间重新渲染了。我真的觉得自己搞砸了。但丹说:“不用担心,我可以搞定”

“现在我总是告诉人们,每部电影都有最终版本,而不是最佳版本,”马丁内斯补充道,“很多时候拍电影就是如此。”